- N +

Papi酱蜜月期后遭抛弃转身竟把自己卖给了万恶的娱乐圈

导读 : 2016年以来,“网红”的定义已不再局限于那些大眼锥脸,一键美白的姑娘们。在如今国内网红圈,任何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都不会依赖于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除了那些由孵化器经营,通过吸引粉丝,从而刺激消费... [...]


Papi酱蜜月期后遭抛弃转身竟把自己卖给了万恶的娱乐圈


2016年以来,“网红”的定义已不再局限于那些大眼锥脸,一键美白的姑娘们。在如今国内网红圈,任何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都不会依赖于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除了那些由孵化器经营,通过吸引粉丝,从而刺激消费,促进背后庞大交易额的网以外。像Papi酱这样靠自身才貌迅速走红的网红之星却获得了现象级关注。被称为2016年度第一网红的Papi酱仅凭一人便引发了一场有关网红经济到底是风口已过,还是春天将至,恐慌与亢奋兼具的产业争论。

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 从自娱自乐到红利风口

由2015年7月份开始陆续发送秒拍和小咖秀短视频开始,Papi酱作为一名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研究生,开启了自己的网红之路。从起初在微博上试水秒拍短视频的反响平平,期间不断尝试各路风格。到2015年10月份,她开始利用变声器发布原创短视频内容,逐步成为其网红生涯的拐点。

 

Papi酱以一位大龄女青年的形象树立了公众印象,对日常生活进行种种毒舌吐槽,幽默犀利的风格赢得网友广泛追捧并在各大平台上人气一路狂飙,短短几个月时间迅速积累千万粉丝。在当年的中国网红排行榜上,其排名紧随国民老公王思聪之后,而如今在出炉不久的2017十大网红排名中,Papi酱已经排在了王尼玛之前,位列榜首。

 

在这个流量可变现为互联网商业逻辑的时代,Papi酱的商业价值奇货可居似乎是理所当然的。身为网红,她走红的要素无非是“阅读量+粉丝量”等两大数据信息。阅读量就是“流量红利”。之所以她在未红之前发布的视频并没引起多大反响,原因不是出在粉丝稀少上就是在于视频的内容并没有带来阅读量的增长。而显然内容是阅读量的前提,阅读量上去了,自然能引起网友关注,一旦关注的粉丝增加,那么就代表视频内容获得了网友认可,在这些增长的数据背后便是巨大的“流量红利”。同时,以“内容为王”就是pa盛京棋牌pi酱的跨界红利。由此“网红&rdq开元棋牌uo;造星便势在必得。

我们知道开辟“网红&rd盛京棋牌quo;时代的先祖是凤姐那一批“明星”,近年随着其商业模式从线下搬到线上,“网红”通过聚集的粉丝和用户增长,表明了其具有的宣传和盈利价值。Papi酱通过千万元的融资造就了“网红”实现商业变现的可能性。商业变现最典型的就是借由“网红”打广告,快速输出流量红利,从而给商家带来更低的获客成本。像papi酱这样的“网红”就是移动互联网和网络社交平台最重要的“流量带动户”,许多投资商家便瞄准了这点。

 

Papi酱从陷入“整改”事件到首个视频广告拍出了2200万元天价,于是很多人坐不住了,越来越多的网红孵化器开始涌现,人人都想在网红经济大潮中分一杯羹。当初Papi酱被资本市场瞩目的两大引路人罗辑思维和真格基金,目前也相继直接或间接的退出了这个曾引爆“红利风口”的生意。那么,这是否开元棋牌就意味着papi酱的资本属性在渐渐丧失?而当下春雨听雷并入旗下拥有Angelababy、周冬雨等一线欧博平台艺人,同时,由黄晓明担任股东之一的泰洋川禾是否也意味着Pa白金会pi酱已开始向传统艺人转型?

瓶颈中迎来突围?网红到艺人的变现之路

在刚结束不久的全国两会上,不少国内演艺界代表委员都表达了对“网红”现象的担忧。的确,在网红潮流创造红利价值的同时,背后产生的社会影响值得所有人严肃对待。正如现在一些年轻演员浮躁攀比给渴求一夜成名的年轻人带来的负面启发。

 

前些年在“网红”定义还未兴起的时候,就有很多年轻人因为一部戏或一首歌,甚至因为长得帅就走红了。曾有这样一个故事正揭示了目前演艺界的“怪现象”:一个剧组有两个知名度很高的明星,其中一个听说另一个比自己可以晚半个小时进剧组,他到拍戏现场后就在停车场里等着,让另一个明星先进组。原因就是在他们看来,谁先来就是谁腕儿小。

 

当然,不排除有些人火了也能够以平常心把控自己的膨胀。自2004年芙蓉姐姐横空出世以来,借助网络走红成为无数草根得以成名的方式。而始于2009年的网红群体爆发期,为众多普通人提供了一个能尽情展现自我,广阔且门槛低廉的互联网成名舞台。

在十几年的“网红文化”发展下,其实已先后经历过几次“迭代”。将“网络红人”这一字眼推送到大众认知的从芙蓉姐姐、凤姐到后来的天仙妹妹、奶茶妹妹等等被称为第一代网红,以段子手为代表的为第二代,2014年以来出现的“淘宝网红”(以模特、学生为主,借微博的人气经营淘宝店铺)算作第三代,而恰恰是这代“网红”确立了现今的“互联网审美观”,使得锥子脸成为固有印象,让人们忘掉了凤姐、芙蓉。越来越多的女孩子渴望以这样的形式,借助网络的力量为自己积攒人气,然后变现。截至去年年底,国内大大小小的网红人数相加已超100万,相当于一个普通地级市的全部人口数。然而他们大多数却只落得昙花一现。

在投资人看来,Papi酱的想象力与投资价值同样在日渐缩小,真格基金的隐退也似乎说明了这点。至于对Papi酱本人而言,转型白金会意味的究竟是江郎才尽的不得已,或是价值升华的另一种体现,我们唯有在今后演艺道路中去见证。直播、电商虽然这些曾经尝试过的变现途径都不能算成功,但也可以说Papi酱也逐步找到了更好的定位,把自己明星化或许就是流量变现的另一条“康庄大道”。

正如,Papi酱在《致未来的我》的广告片中曾这样说:“虽然今天的我,肯定不是我来北京时候想要成为的那个;我只是坚持,坚持不放弃,在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还有多远时,只管跑就是了,跑下去,天自己会亮”。



返回列表
上一篇:福特联手百思买推广SYNC车载多媒体通讯娱乐系统
下一篇:割双眼皮失败图片大全 常见的4个手术失败情况介绍